五分快三注册_五分快三官网_五分快三

五分快三注册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中国青年报》“五月”创刊首期:00后的诗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20年01月13日08:43

创刊的话

青春如梦,岁月如花。最美的想象都盛开在五月。在快速互联网化的今天,中国青年报“五月”文学版这个20后今天诞生。本版为双周刊,欢迎青年们把自己原创的小说、散文、诗歌、剧本、随笔、日记等发给我们(v_zhou@sina.com),让“五月”成为你们播撒文学种子的园地,在这里实现你“人生的第一份见报稿”梦想。扫码可以阅读《中国青年作家报》电子版和中青网作家频道,那里是一片更大的五月花海。

00后青年一代已经开始走向舞台中央,进入他们人生的“五月”。诗天生青春性,诗人历来最敏感、最热情、最富创造力,青年诗人更是如此。本期我们推出“00后的诗”专版,请00后用诗歌讲述他们的心声。

-------------------------

神秘莫测的青春诗绪

曾镇南

《中国青年报》创刊“五月”,首期以“00后的诗”整版推出,显示了其年轻而锐气、开放而不羁的艺术眼光。这里的编辑们,以其对新时代的敏感,以其对新世纪开始后才出生的一代青少年心事和情绪的感知,决心让自己的副刊,成为催育新时代文艺幼苗的园圃,成为刚刚破土而出的艺术嫩芽展叶伸枝的一片晴空。

00后的青春,最是爆长的初阶、冲刺的起步。这些大人惯看的小孩子,突然蹿起了个头,走路或骑行都风快,成群结伴或块然独处,拥入校园或撒向野外,大声喧哗或窃窃私语,在人们面前掠过、远去……这闹哄哄的一团,倏然又会变成清晨国旗下严肃而整齐的行列。他们在想些什么?他们会奔向何方?他们幽萌的诗绪,会抽出怎样神秘莫测的诗的丝缕?倘还存有探秘的好奇心的读者们,请来这里一顾吧。

我们看到了“骑行的影子/被折叠成短促/风筝线抽出”,迭印成杂沓错乱的光影,却又在光这“唯一的、无数的桥”上汇聚成“连串黏稠的穿梭”;我们也看到“生命会像蝴蝶一般自由神往吗”的设问,却又理性地“探寻未知”:“将来/是只癞蛤蟆/还是青蛙。”这首诗的冷静的结尾,又成了我们欣赏另外三首写得明朗而幽默、明媚而优美、清明而幻变的短诗《巨人》《秋天的银杏树》《肥皂泡》的触媒;我们的00后小诗人,他们对成长的烦恼、困惑的反思,有时是多么率真而奇妙呵。

这里当然也不会缺少对纷纭成长中的恋情的抒写。恋情是少男少女们成长之树叉出的最青葱、最朦胧,也是最清亮的一枝。《秋天的银杏树》可算是这类诗中写得最明媚、最舒展的佳作,《不是情诗》的情诗则以一副在异国他乡求学的少年伙伴有些严峻清切的面容,透露出别一种成长中的情愫的矜持。

新时代的青春诗绪,的确是神秘莫测的。它像一汪春水,漫漶无际;像一树初花,千姿百态;像一天早霞,蕴光无量;像一声云雀,清亮渺远。这种诗绪是无私的、率真的、放射的、无界的。它是对万物无所不想拥抱的、对万象无所不想窥探的。这些“自己的风景”说了:“当然也不能没有你的掌声/你的爱,是我的风景的重要部分。”

也因为我们的先贤说了:“诗之奇平艳朴,皆可采取,亦不必尽庄语也。”

我们的编辑大哥哥大姐姐,是有这样的对诗的爱心的,是深悟诗需要释放性灵的妙旨的。

(曾镇南,1946年3月生,首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无题

姜二嫚(深圳,11岁)

爸爸在家工作

不能出门

我就拿着爸爸的眼镜

出去

替爸爸休息了一会儿

 

芒果多多

江苏省苏州市善耕实验小学五年级 周芷娴

今天,一群芒果

在杯里排队

通过吸管

来参观

我的身体

但它们

有去无回

 

不是情诗

朱夏妮(19岁)

最后一班去波士顿的校车上

只有我和他

快进城的时候

要穿过一个长隧道

平常都很堵

今晚不是

暖气开得很猛

上了年纪的女司机循环放着

关于永远年轻的摇滚乐

快速移动的隧道里

白管灯

强烈地印在他的眼球上

他直视前方

夏妮的诗很洗练,语言仿佛是一种植物,它们生长着,用自己的枝叶捕捉月亮。这首诗中的种种环境的描写,甚至于最终的高潮也是自然而然地从官感中发展出来的。

(点评人: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学生王芗远)

 

骑行

复旦大学中文系本科生 李玥涵

到了传说中的湘南

向远处,去清冽的海岸。

日光落向停靠的帆船,不打渔

而是昏睡。骑行的影子

被折叠成短促,风筝线抽出。

我和单车多余地立在悬崖口,

对岸的卷轴成为两颗封锁的石榴。

影子接着出海,越过浮动的渔网,

风衣敞开,我们的石榴卷舒。

像是白炽兔子或干燥的蝉,

人、轨道、电车,寂静一致地

悬置了生命瞬息的注脚

选择连串黏稠的穿梭。

鱼店、米店的孩子则蹲在

远岸的棚屋或树下,意识到

此刻,光是唯一、无数的桥。

李玥涵,2000年6月出生,复旦诗社现任社长。

 

我的风景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初一七班 袁 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景,

我有,你也有。

我的风景也许不和太阳有关,

也不和星星一样。

我有自己的风景,

也许是你看不到的模样。

我也许是春天最后出土的小苗,

我也许是夏天最后绽放的花朵,

我也许是秋天最后飘落的银杏叶,

我也许是冬天最晚降下的雪。

但是我看到的风景,

也许你永远看不到。

它也许笨拙,

也许幼稚

也许可笑,

也许是你永远,

也看不到的角落。

但是,我有我的景色,

不需要太阳,

也不需要星光。

我可以独自发热。

用我的爱,去创造,

去创作我的风景,

当然也不能没有你的掌声,

你的爱,是我的风景的重要部分。

 

下午时光

云南外事外语职业学院学生 王近松(回族)

下午的时光多好

一群人排着队,不插队

就像天空的云

我们取快递

突然感觉,这世界并非孤岛

有人寄快递,有人收快递

我们都在寄和收两端徘徊

有人低头,仿佛对祖宗或者逝者的默哀

有人抬头,纯洁的微笑是对生者的敬礼

春天,与我们多近

它一言不语

却在一朵花的盛开与凋零间

承载着时间的波澜不惊

承载着我的下午

整个下午,人们都在等一场雨

雨不分白天和黑夜,也不分心情好坏

它,虔诚、敬畏

在昆明的天空滚过

王近松,回族,2000年生。

 

春天

西南大学文学院 孙澜僖(19岁)

春天应当是个丰腴的女人

在田野间生产

哧溜 一个娃娃落了地

哧溜 又一个娃娃落了地

白云 似脐带

通体雪白的天狗

唱出了第一声吠鸣

日出之后,汩汩春水

洗净胞衣

 

我的心情仿佛一场雪

重庆邮电大学学生 廖祥春(19岁)

你向我走来

我的心情仿佛一场雪

我不问为什么

为何来为何去

我在冬季想念鲜花

与硕果

在春夏秋里想念雪

如果没有

怀念会不会多一些

冬又来了

这个冬天我的心事

还会雪花一样轻吗

 

山村的列车

——献给安房直子

上海市浦东外国语大学附属浦东外国语学校 于 歌

山村里的小佳人

跳着欢快舞步

白毛衣的小伊人

跳上夕阳列车

伴着火烧云的余晖

逃到金色海岸上

海龟带着

小枝的嫁妆

到窗前来了哟

银色的孔雀

被缝到布上了哟

幻想有一天

来到海岸线

和无数的针插

一起歌颂

山村的童谣

小小诗作,运用二次元的元素将幻想世界与现实世界杂糅融合,就像她笔下的“夕阳列车”,带着我们,自如地在现实与幻想间穿梭。

(点评人:上海市浦明师范学校附属小学校长金春雷)

 

巨人

北京十一学校初二学生 铁 头

我在这个家里

比妈妈高

比爸爸高

比奶奶高

比姥姥高

像一个巨人

我宣布

必须按照巨人的方式生活

吃的东西要很多

脾气很暴躁

要大喊大叫

让世界都能听到

这就是大家

为什么讨厌巨人的原因

有时候

我羞愧我是个巨人

 

秋天的银杏树

浙江省桐庐县叶浅予中学初三(4)班 陆晏葳

我拼命长高

是为了

蹿出墙头

明媚地等你

等你,在金色的风中

风从我的身上路过

我也就变成了风的颜色

若我也能变成风的样子

那该多好

那样

我就能追你

天涯海角

陆晏葳,2005年4月出生。

 

肥皂泡

四川外国语大学学生 墨 池

从肥皂泡中,我看到了自己

它破碎的声音使我心惊肉跳

无数个泡粒洒落一片

像无数个我,在另一个维度重新

落地生根

墨池,四川外国语大学学生,19岁。

 

蝌蚪

重庆一中高一学生 徐 毅(16岁)

融于水中

饱和

统一

一圆一尾

一点一线

生命体结构简约

蝌蚪渺茫于鱼缸的大海

若这世间真不全是美好的

怎会无缘无故长大

生命会像蝴蝶一般自由神往吗

与我大小相仿的成片水滴外的宇宙

有多大

方向在哪儿

四面都是有界的

孤独感确是无界的

仿若探寻未知是一切的缘由

将来

是只癞蛤蟆

还是青蛙

 

天气预报

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凤鸣小学四年级 申雨霏

当我摔坏手机时

看看妈妈的脸

知道要下雨了

当我对客人礼貌时

看看爸爸的脸

知道要出太阳了

爸爸妈妈是天气预报

告诉我阴晴冷暖

告诉我喜怒哀乐

正因孩童拥有一般成人丧失的超脱功利、物我两忘的精神,任由想象力驰骋,珍惜大自然的生命本真,申雨霏的诗歌里才拥有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和充分张扬的性情,并且保存着对自我和大千世界的完整观感。

(点评人: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杨克)

 

宜宾学院2019级学生 王钰婷(19岁)

我打翻了颜料盒

想要调出恋爱的味道

24色,都是我想你的颜色

想用粉色画下片片樱花

落满你走过的每时每刻

用绿色画一缕风

轻风调皮地抚摸你的头顶

最后,我还想画出我的心动

每秒5厘米

坠落成空,秋水望穿

月光点亮我的愁容

 

初雪

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学生 蔡 伟

雪在悠悠地飘

这个冬天有了些许灵魂

你说过

雪来你就来

我站在路口凝望

看雪、等你

却不小心白了头

蔡伟,笔名闲筝,2000年4月出生。

 

夜•月

武警工程大学 庞溟昊(19岁)

今夜你我又相遇了

在这深秋与初冬交手的时节

我没有赞叹

也不曾悲欢

已听不到捣衣砧上的

盛世长安

漆黑而清澈的天幕中

你是如此冷峻

充盈的饱满

却又添几分温暖

你拂照我

如拂照乍暖还寒时风中的花瓣

而我身披银辉

只知在漫长无垠的道路上

义无反顾地

渐行渐远

 

哈雷之吻

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 左骐铭(19岁)

枝叶撕开云层

夜空,荡起阵阵微波

飘荡的黑幕布

反射落于金属森林间的

点点亮光

你说昨夜

你拖着流星的裙摆

跨入名为地球的舞台

借星光作挂饰

带走人们

暗礁背后的泪

沿着海岸线

撒下天使的羽毛

眨眼之间

为何舞台沾上尘埃

昨夜的观众都已沉沦大地

就连森林,也风化成沙漠

与你邂逅,像渐黄的树叶

试图抱紧凋零的时光

又流失于指间空隙

你的一瞬

擦伤我漫长等待的目光

让我做一个虔诚的祈祷者

摔碎那个倒置的

装满星星的沙漏

用稿纸叠出通往梦境

和追逐你的每层台阶

再与世界下注

立下与你重逢的誓约

赴约之时

请为我的十字架挂上花圈

燃尽灵魂

在星河坠落之地

为你命名

返回首页